黄昏微雨后

偶尔写点东西,出点外景。
★微草轮回三零一厨★
✧厨方士谦,被喂了双希安利✧
★cp杂食/雷韩叶/选择性回fo★
♡冷cp狗♡

【全职高手/存档】我要集齐七个脑洞召唤神龙

*我要集齐七个脑洞召唤神龙
*古风架空,ooc有吧....
*文笔渣情节渣慎, 文风一如既往的奇怪
*也就脑洞了一部分,还没想完存个档,就存个档。
*还在思考怎么把脑洞串联起来。


【韩张】
听说长安城来了个张医师,人长得倒也俊俏,很多姑娘整天往那里跑。这种话,韩文清不知听了多少遍。而张医师却每天往韩府里跑,韩文清有伤,在背后很长的一道刀伤。
张新杰上山采药,偶遇土匪,他自己倒也不急,斯斯文文的和人周旋。还没说上几句,土匪就没了性子。后来啊...韩文清赶来,硬生生的替人挡了一刀。
张新杰说,你不来,我也能脱身。这一刀,可疼?让我看看。韩文清不吭声,抓着他想要掀开衣服的手,仔细的打量着人,盯得人浑身不自在。
我没事,你转身让我看看你伤口。韩文清仍是不让,张新杰面色一沉,也不说话,伸出另一只手‘嘶拉’一声,硬生生的扯掉人衣服。
我是医师,伤者就在我眼前,而我不能救治,这违背我的医德。
十分强硬的语气,不容拒绝。
刚开始是刀伤,再然后,韩文清的伤好的差不多了,张新杰不来了。韩文清只好自己天天往医馆跑,也不看病,就坐在一边看着他给人看病。
直到有一天,夜很深了,张新杰打算关门休息。刚想关门,门就被人撑住了。
韩将军这是....?
看病,相思病。


【喻黄】
当喻文州金榜题名衣锦还乡的时候,那只吵吵嚷嚷整天吵着要吃鸡的小狐狸已经不在了。喻文州便去问了左邻右舍,得到的答案综合起来,却让他哭笑不得。说是耐不住寂寞,便去京城寻他去了,走之前村子还丢了几只鸡,也就前几天的事。喻文州倒也不急,在村里应酬了几日,便回京去了。
喻文州和那小狐狸再一次见面,边关战事告急,喻文州自动请缨上战场 。一介文官上战场,皇上的脸为此黑了几分,也没应许便早早散了朝。而那小狐狸是被皇上新封的将军,颇为得宠,免了早朝,也不知从哪听到的消息,。一听那事有关喻文州,什么也不管的直闯皇宫,长袍一撩,便跪了下去,有模有样的自动请缨上战场。这一跪便是一天,到夜深了便回去了。第二天早朝还没开始,他就跪于殿前,也不管是否惹恼了皇上,一字一板的说要和喻文州一起上战场。
大战结束,两人凯旋归来。哪知皇宫里设的是鸿门宴,表面和和气气,暗地里不知藏了多少杀机。为了护喻文州,小狐狸杀的眼红,不免动了妖术。得,正好应了前几天那国师说将军是妖的话。纵然是妖,也敌不过整个军队。
你若伤喻文州一根寒毛,我便和你不共戴天,这国迟早要亡。
喻文州拥住了躺在血泊里化为原形的小狐狸,仍是那抹温和的笑,就像初识那段日子唤他回家一般。
少天乖,我们回家。



【周江】
两人是隶属于轮回教的除妖师。周泽楷先入的教,自打进教后,周泽楷的房门前总是有几个同门师妹猫着身子窥探。被盯的浑身不自在他也不说,平时就当作没看见依然自己做自己的事情。时日一久,倒有几个胆大的师妹开始登堂入室了,周泽楷本就有些许腼腆, 话也不多,也不知怎么拒绝。同门师妹前来搭讪了几句,他也就礼礼貌貌的应上那么几句。也不知,她们私下竟在比着他应谁应得多。江波涛是后来进的教,据说是教主从别的教派挖过来的,住所正好也安排在周泽楷的那个院子。那时候周泽楷出去除妖,回来的时候便发现自己院子里多了个人。青石桌前,桃花树下,明明是再熟悉不过的景,却说不出哪里不对。
接下来的日子,两个人形影不离,周泽楷脸上的笑容也越发多起来。虽说庭院‘桃花’更旺,但每次江波涛都处理的得心应手。日常大抵就是,江波涛在各色师妹中游说,而周泽楷只是端着茶静坐在一边,到目光落在那人身上时,嘴角就不由的上扬出一个弧度。有一次,某个师妹竟大着胆子去牵江波涛的手,还没摸到衣袖,手就被人握住了。
那人说,我的...。



【孙肖】
那少年一脚踹开大门,手持战矛,好不威风。长眼剑眉,带着几分英气,且大声嚷嚷道,还我小事情来!还没待那阁主思索出个所以然来,战矛便直逼人眉间。
来者皆是客,倒是这客来势汹汹,不知我浮生阁何处怠慢了?听着声音分明是个女子,那少年急忙收手。呵,算你走运,我不对女人动手,把我的小事情交出来!
小事情?肖时钦?少女微蹙眉,半天没吭声。倒是伞柄上的一颗深蓝色的珠子隐约显现了些光芒。
咳...持伞人轻咳一声,想见小事情?那你帮我做件事如何?
交易?你凭什么?
凭什么?柳眉一挑,她将伞放在右肩上,轻轻的旋转了起来,巧笑嫣然,就凭你的小事情离不开这把伞。
呵..别开玩笑了!这把破伞...仿佛想到了什么,少年面色一沉。你这妖女,对小事情做了什么?
是他有求于前阁主,倒也是凄惨。这三魂七魄,丢了一魂一魄。就算是入轮回投了胎,也是个体弱多病的痴儿罢了。怎?这交易还做不做了?这魂珠可是要靠这把伞才能存活的。说着便将伞柄上的那颗深蓝色的魂珠取了出来,却惹得那少年大喊,你干嘛!快放回去!仿佛那珠子会一下子就魂飞魄散了。
放心,不会出事的,只是想让你看一眼。那人摊开手,将珠子平放在手心上.深蓝色的珠子并不纯粹,隐约能看出几处杂质。看到了没?那几处黑点?你帮我去轮回取两块魂玉,我就帮你把那缺失的一魂一魄给找回来,去掉这黑点怎么样?
见人没吭声,少女也不急。只是将珠子安回了伞柄,就这么撑住伞静候着回答。
嘁,你给爷把小事情照顾好了。看小爷怎么把轮回闹得天翻地覆。不就两块破石头么,我取回来就是。



【林方】
那日闲来无事,正好是艳阳天,阁主便撑着伞出外面花园里逛逛。浮生阁也就那么三三两两的下人,倒也显得清闲。
大概是见那阁主是个女子,眉目里满是柔和,嘴角又时常噙着笑,便私下里认为是个平易近人的主。有个仆人便大起胆子上前搭话,询问起前不久才来阁中的方锐。
方锐啊...阁主笑着打量了上来询问的人,你问他作甚?难道是看上了?
被一言戳中心脏的少女不由的红了脸庞,却也耐着羞意继续问了下去。见人如此,也觉得有趣,这方锐怎那么受人喜爱...。
若真有这意思,也就此打住吧。倒也不是我说,人家可是有家室的人。
家室?
嗯...他有家室啊...而且还在我们浮生阁呢。对这种事,阁主也不隐瞒,就这么轻轻松松的说了出来,只是没说,那人的命全靠一盏灯续着。哟,不和你说了,那人来寻我了。
话音刚落,便听到爽朗的声音响起。阁主妹子啊,今天的活我都干完了,是时候让我见见老林了吧。



【王乔】
第一次见王杰希便是痴了,那人白衣飘飘,站在一片药田里,双眸微微眯起,将人抱在怀里顺毛。哪来的兔精?
他说他是个道士,乔一帆不信,哪有不抓妖的道士啊。
那我这就抓了你,可要留在这微草谷?只不过是随口一提,却不曾想,那兔子竟满心欢喜的应下,眼眸里满是期待,像极了天上的星星。
就这样,乔一帆便在这微草谷待了下来。平日里,就算远远看王杰希一眼,他也觉得满足。
直到有一天,叶修的来访,几日相处,觉得这兔子倒也聪,对阵法方面极有天赋。大眼,让这小兔子跟着哥怎么样?原先王杰希也不肯,被叶修一句话堵了回去。叶修说,你对阵法懂多少,这不是耽误人前程么。
一帆,你跟叶修走吧。
乔一帆长袍一撩,就这样跪于人前,规规矩矩的行了跪拜大礼。再怎么不想离开王杰希,也只是藏在心里,什么也不说。
师傅让我走,我怎敢不走。




【伞修】
细雨绵绵,青石小巷,一个人撑着把油纸伞缓缓前行。令人奇怪的是,那人将伞倾于自己的右手边,而自己的左肩完全暴露在伞面之外。
你怎突然那么好心,把那么多宝贝送出去了不心疼?
那些东西对你没用,留着看到便觉得烦心。
你啊…。一声长长的叹息之后,透明的手覆上了握在伞柄上的右手。别太累了,我这样挺好。
哥只是不甘心。
持伞人突然就不说话了,就这么撑着伞站在原地。
阿修…?苏沐秋试探性的开口叫人名字。
嗯?
至少我还在你身边。



Σ!备战高考了,赶紧收收脑洞!

评论(6)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