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昏微雨后

偶尔写点东西,出点外景。
★微草轮回三零一厨★
✧厨方士谦,被喂了双希安利✧
★cp杂食/雷韩叶/选择性回fo★
♡冷cp狗♡

【全职高手/邓李】陌路

*《全家桶》一刷快要完售了,暗搓搓的发全文上来。
*心目中的邓李大概就是这样子,淡淡的,并不轰轰烈烈,也不腻腻歪歪。虽然感觉自己没有表达好,已经尽力了,文笔还要再修炼修炼:3。
*从一开始的朝夕相处到后面的感情变质再到后来的各自分开,我所理解的邓李就是这样淡淡的相处模式。
*一开始两个人的起点不同,注定两个人所走的道路也不同。私心觉得老邓其实是有点嫉妒的,嫉妒李亦辉的天赋,嫉妒他的机遇。但是这样的李亦辉他偏偏喜欢啊。
*文有私设,雷请避吧。这仅仅是我所理解的邓李。
*感谢入《全家桶》本子的GN们,感谢看这篇文章的小伙伴们。
*求更多邓李小伙伴求投喂!



——我和微草拿过冠军已经足够了,荣耀这一路也没什么遗憾了。
邓复升缓缓说着,灯光打下来有几分昏暗,侧脸隐隐约约的轮廓,一切都显得不真实。
真的没有遗憾了么?
这么问了自己。
大概真的没有了吧
——至少在荣耀这路上。

邓复升,微草的副队,放弃和微草续约一年的机会,也拒绝了来自其他所有战队的邀请,毅然宣布退役。这位在荣耀职业生涯拼博了六年之久的老将,并不像其他大神一样一入联盟就光华夺目。他的荣耀路上,三年漂泊,换了三支队伍。于第六赛季,受邀加入了刚刚在第五赛季夺冠的微草战队。随后在次年,和微草战队共同获得了他们的第二个总冠军,并且连续两年入选了全明星。
他本身也是个平凡的人,和微草一起拿了冠军之后,难免会有写人阴阳怪气的吐酸水,说他只不过运气好搭了微草冠军的顺风车。
——如果运气好也是错,那我倒愿意错上加错。
王杰希是这么说的。
对此,邓复升也没什么反应。
——生气?为什么要有这种情绪?说的也不是不对。和微草拿过冠军,是我这一生的荣耀。
邓复升也只是笑呵呵的接受这一说法,丝毫不提自己的努力。
邓复升的退役其实来得也不突然。和微草的合约一直没有续签,就是因为他已经表态想思考一下未来,那时候就是一个伏笔,退役也是能想到的事。
邓复升的退役平平静静。
而微草战队为了感谢这个老将的这几年付出也宣布会在假期间组织一场友谊赛作为告别赛。

邓复升的退役告别赛,一切顺利如常,似乎没有什么奇怪的。但是全微草都察觉到一点,李亦辉似乎太冷静了?冷静的过了头。邓复升和李亦辉这两人在微草关系是出了名的好,几乎每天都一起。虽然日常闹点小别扭,吵点小架,但不出三小时,其中一方肯定会低头认错。并不是说想让李亦辉哭一场才算有感情,但起码有那么点感情波动吧,毕竟关系那么好。
没有,一点也没,李亦辉看起来很冷静,甚至嘴角还挂着浅浅的笑意。
“复升,你和人吵架了?”趁着有人找李亦辉切磋的空隙,王杰希将邓复升扯到了一边,低声询问了。
“………?”邓复升一愣,顺着王杰希的目光,马上明了那个人是指李亦辉。想想最近好像也没多少时间单独想处。就算一起,也和往常没什么区别,至少在表面上是这样的。“没有吧…”
“结束后你找他聊聊吧。”对自家队员王杰希还是了解的,但也不好多说什么,就这么拍拍邓复升的肩,随后便去应酬人了。
就算王杰希不说,邓复升也想这么做了,这几天虽说和李亦辉独处时间不长,但总觉得有哪里不对。聊一聊,也没什么不好的。
目光一扫,正好瞥到李亦辉在专心致志的应对着比赛。职业选手保养良好的双手敲打着键盘,骨节分明特别好看。今天他整个人显得整整齐齐,简简单单的白衬衫配上干净的牛仔裤,黑色的头发不算太长,被理的服服帖帖,几缕落下的碎发被别至耳后。李亦辉的眼睛笑起来十分好看,弯弯的,再配上他偶尔抿唇的小动作,简直让邓复升移不开眼。
不过这一次,他移开了,停留太长时间,心底仿佛有什么东西要破茧而出。
邓复升并不喜欢这种感觉。

告别赛结束后,在楼道里,邓复升故意放慢了脚步去等落在队尾的李亦辉。就和往常一样,李亦辉和他打了个招呼,然后低头在想自己的事。两个人心照不宣的脱离了大部队落在了后面。
一步两步……这段路并不长,但邓复升觉得,只要是和身边的这个人,用一辈子来走也心甘情愿。
原本可以转个弯出门了,李亦辉却硬生生的和他反方向的拐了个弯。那边的拐弯处好像是杂物的堆放处,意识到这一点的邓复升急忙伸手去拽人胳膊。
摔了,邓复升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李亦辉他不仅走神,还不小心后脚尖绊到了前脚跟,拉着他结结实实的摔了一跤。摔到了一起,姿势并不好看,甚至有点暧昧。几乎是下意识的,邓复升急忙从李亦辉的身上爬起来,第一反应就是道歉。
“没关系。”李亦辉站起来拍拍自己身上的灰尘,自然而然的接下这种道歉之后,皱眉伸手给了人一拳。“你道哪门子的歉?!”
这一拳完全没有收力道,邓复升也没躲硬生生的挨了一拳。李亦辉显然有点生气,可笑的是,他自己也不知道在生气什么,就是莫名的恼火。
气氛突然冷到了极点。
李亦辉猛然揉了把头发,低声爆了句粗,转个方向朝门口走去,随后又停下了脚步。
“走,请你去搓一顿。”
“嗯……?”
“去不去?”
“去,当然去。”
邓复升觉得李亦辉现在有点浮躁。
不过他们似乎忘记了一件事。
现在的王杰希和微草其余队员正在回去的路上。你问邓副和李亦辉?王杰希微笑着瞥了眼自家队员。我有额外的事要他们处理。

邓复升很后悔答应某人去搓一顿了,最后自己结帐不说,居然在餐馆耍酒疯,现在还在一旁吐得不成样子。替人顺了顺背,顺手递过去纸巾,再一顺手,帮人擦了嘴角的污秽。
“还好?先去我住的地方缓缓?”
邓复升所说的住处是自己在外面租的房子,原本退役的队员并没有硬性的搬出要求,告别赛之后再搬出也是正常的。但邓复升觉得不太好意思麻烦战队,另外有些个人因素,便早早的搬出来了。本来是想送回战队宿舍的,但想想还是自己着方便些。一来不好解释醉酒的原因,二来方便照顾。主要是自己私心想和他多待会,毕竟最初的谈谈还没有谈。
“没事…先陪我去草坪坐会?”顺着李亦辉的视线望去,那边确实有一块草坪,上面三三两两的坐着些情侣。
“好。”邓复升点点头。

两个人背靠背倚在一起,夏夜的风并不大,带着些凉意。李亦辉穿的有点少,便往邓复升那边靠了靠,邓复升也任由他靠着,因醉酒而略高的体温透过衣物,撩的邓复升心底痒痒的,有点难熬。
“邓复升?”李亦辉试探性的开了口,声音低低的,并没有因为醉酒而口胡。“还记得你转会来的第一天么?”
“记得,那时候你还给了我一拳。”语气中带了几分笑意,邓复升伸出拳头在空中比划了几下。“像这样,那一下特别痛。”
“不打你打谁?谁叫你乱拔人账号卡?害我要重新加训。就算你给睡着的我加了件外套也不能抵消你犯的错误。”李亦辉撇撇嘴。“我啊,第一次看见有人对陌生人那么热心,简直烂好人。”
“我也是第一次见到有人一见面就拳头招呼的,简直真流氓。”
“彼此彼此。”
话匣就这么打开,一发不可收拾,从初识聊到现在,每件事都恍如发生在昨天。
“那你为什么要走?”突然抛出的问题让邓复升措手不及,李亦辉的声音很轻,轻到不真实。“那你为什么要走?”再次重复了一遍,带着哽咽的腔调。“你走了,那我呢?”
这几天李亦辉内心挺压抑的,队里最好的朋友退役了,虽说从他没有续约的时候就开始猜到了点,但心里还是不是滋味。他知道,就算自己发现出负面情绪,邓复升依然会退役。那还不如让好友开开心心的结束,在他的荣耀征途上画上完美的句号。
结果,压抑过了头,也不知是不是醉酒的原因才说出这话。
“我之前不是说过了么,我这样的选手和微草拿过一次冠军就满足了。”邓复升叹了口气,挪了下位置,拍拍好友的肩膀,有点犹豫的将人拦在怀里。“你和我不一样,你有前途,还有很长的一段路可以走。”
——至始至终,我们两人都是不同的,总有一天会分开。
气氛又陷入了迷之沉默,邓复升张了张嘴又不知道说什么来挽留气氛,只好闭了嘴。就这么搂着人过了好长一段时间,李亦辉稍微有点冷静下来了。
“我明白了,送我回微草吧。”
“我会一直走下去,以我的方式,带着你的荣耀,再拿一次冠军证明给你看。”
这时候的李亦辉多少是带着点赌气的口吻,只见他伸出拳头晃了晃,邓复升只是笑了笑。两个人默契的在空中碰拳。
“加油。”
加油,我的柔道。

然后?你问然后?
然后——
李亦辉转会三零一。
沾衣乱飞以950W被轮回收购。
这颗曾经被称为黄金一代的第一柔道陨落,也没再次拿到冠军。
至始至终,他们两人都是不同的,不一样的起点,不一样的人生道路。大概在老有所依的某一天,闲时的午后时光,躺在藤木椅上,温暖的阳光洒在身上暖暖的,庭院里各自的孩子嬉戏打闹着。在这个时候,想起之前的事情,他们大概会淡然笑之。
——那时候只是年少不懂事罢了。
某种方面上的形同陌路,有些事藏在心里也是美好的。


评论(24)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