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昏微雨后

偶尔写点东西,出点外景。
★微草轮回三零一厨★
✧厨方士谦,被喂了双希安利✧
★cp杂食/雷韩叶/选择性回fo★
♡冷cp狗♡

【全职高手/方王方】执子偕老(一)


*写这篇文的本意是想写以主人公的视觉写对门的一对恋人的故事。
*第一次写第一人称的文,大概看起来不是很好。也没写到正文,只是想写方王两个人的过往。
*cp方王方,自由心证。
*感谢观看。

*
我想写这么一个故事,以主人公的视角写对门的恋人。故事没有所谓的海誓山盟,也没有轰轰烈烈的过程,这是一段最平淡不过的恋情。
我是一名来自H市的大学生,去年九月初的时候,美其名曰提前去B市熟悉大学环境,便提着行囊匆匆与父母告别,乘上旅途的列车,前往向往以久的B市。
而今,我已大二,并在离学校不远的小区租了间房子,处于三楼,两室一厅,有独立的卫生间和厨房,很普通的配置。所幸的是阳台朝南,拉开窗帘,卧室里全是暖暖的阳光。
邻居也挺好客,但是我至今都还没见过我对门的房客。听楼上的姑娘说,那是个温和的先生,相貌也算出众,待人也极其礼貌,是个有钱的主。这话是否包含着少女的幻想成分姑且不说,闲置着房子一年不用,楼下车库那积灰看似很高级的跑车,我觉得这人好像是挺有钱的。也许我外出旅游,又或者是回家过年的时候,他可能回来过,但是我想这几率似乎为零,这足以从门口鞋架的积灰程度可以看出。
莫名地,开始对对门的房客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想的,那天我拎着水桶和抹布,将对方的鞋架擦了个干净,虽然事后就后悔了。
现在,那鞋架上还是蒙上了一层灰。

*
大二的那一年,我并没有回家过年。一是因为父母尚在国外,家里没有人,回家也是一个人冷冷清清的呆着,似乎和在这里并无区别。二是因为自家小女友也没有回家的打算。于是我们计划起来第一次跨年的计划。
大锅煮鸡,小屋同居。这是我们一开始的梦想,煮鸡倒是实现了,同居由于种种因素阻挡成了水漂。那天早晨,我早早的出了家门,去机场接机。
那一天发生的事情,我想我这一生的忘不了。
去机场接机回来,女友的行李并不多,一个皮箱一个包,提起来也是轻松。一路上有说有笑的上了三楼,走的楼梯。刚到三楼的转弯口,就发现对门站着一个很耐看的男生,不忍多看了几眼,对方似乎是刚下班,身上还穿着代表着医生的白大褂。眉目也算清秀,唯一突兀的是他的眼睛,左右眼大小差别略明显,但并不影响他的整体形象。似乎注意到视线,他冲我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王杰希,你说我钥匙是不是丢你办公室了。”
直到声音响起我才发现旁边还有个人,那人似乎找不到钥匙,显而易见的,确实找不到钥匙。无论是从他刚才说的话,还是他外套由里而外翻出来的口袋,都可以证实这一点。
“哎?小姑娘们,你们好啊。”好像是发现了还有外人的存在,那人立马直起身子,整理了一下翻出来的口袋,然后扬起一个笑容,左瞅瞅右瞅瞅。“你们不坐电梯么?走着上楼?”
“嗯……。”我一脸狐疑的看着电梯旁边的维修公告,陷入了迷之沉默。
“爬楼梯有助于身心健康。”小女友用胳膊抵了抵我,冲我眨眨眼笑着说。
“对……有助于身心健康。”
经过简单的交谈,我对这个对门有了些新的了解。
比如,他叫方士谦。
比如,这间房子是以王杰希的名字购买的,方士谦出了国后,便把房子交给了王杰希。由于,这房子离他工作的医院有点远,所以王杰希便自己在医院附近租了个屋子。
而且从交谈中可以发现对方很随和,正如楼上的姑娘说得待人温和有礼貌。
“方士谦,你钥匙还找么?”
“……。”
“……。”
“……。”
一直没加入交谈的王杰希突然插话,而且说到了重点。
现场开始陷入了迷之沉默,方士谦看看我,我看看小女友,小女友再看看我,我回看看方士谦,开了口。
“我记得门卫那里有备用钥匙。”
方士谦一脸感激的拍拍我肩膀,急忙往电梯那边走。
“方先生,电梯维修……”
很清楚的听到了对方爆了一句粗口,紧接着他转身往楼梯走去,从容淡定,仿佛刚才跑去电梯的不是他一样。
王杰希叹了口气,摇摇头,伸手往上衣的口袋里摸了摸。在我和小女友诧异的眼光之下掏出了一把钥匙,更加从容淡定的用它打开了门。
“王先生……?”
“嗯?”
“开门的钥匙?”
“是的,在我这里。”他点点头,神情从容。

*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就是除夕夜。女友在厨房里忙着做菜,并且再三嘱咐我不能进厨房。我不会厨,而且我会把厨房弄的很糟。于是,我十分安分的坐在了客厅里的沙发上,百般无聊的按着遥控器,不断的切台。
女友喊了喊我的名字,我嗯了一声后。她说,你去看看对门那两位,两个大男人除夕肯定不会烧饭,正好我们这边也只有两个人,凑四个也热闹点。随便你去那储物间拿把扫帚,家里扫帚坏了。
你怎么不说四个凑一桌麻将呢。我闷闷不乐的在沙发上扑腾了几下,摸起茶几上的外套披在身上出去敲了对面的门。
没有响应,于是我再敲了几下。
在确定对方不在家后,我只好转战储物间,去拿扫帚。
这小区的楼层构造是有点奇怪的。一层就只有两个房间,并且是对门。剩下的两间小隔间有一间是储物间,还有一间闲置着,不过被我们搞成了洗衣房……一家放了一台洗衣机。而储物间是偏向于方先生那边。
我搓了搓有点冷的手,发现储物间的门是关着的,伸手推了推也没推开。也是奇怪,平日里这种公共用的东西,一般都不会锁门来着。
“有人在里面么?”
无人应答。
“奇怪,难道是风吹关了?门卫那里有钥匙,还去拿好了,真是麻烦。”我嘀咕着,十分不情愿的打算下楼拿钥匙。
等到我再次上楼的时候,在楼梯上遇到了下楼的方士谦,出于礼貌性的我出声打了个招呼。
你好。对方礼貌性的回了我一句,并且邀请我除夕夜前去他家过节。
“也是巧,我也正好想邀请你。你现在是要去买菜么?”
“对啊,再不去就来不及了。”
“我家已经在做了,不如你就别去了?”
“这……”显然,对方有些些许迟疑。“那我过去给你搭把手?”
“方先生会下厨?”深刻觉得身为女生的自己在某些地方落后实在太不应该了。“哈哈哈哈,行吧。王先生在么?在的话叫上他一起,我先去储物室拿个扫帚。刚才大概是风把储物室的门给吹关了。”极为顺溜的摸出一把钥匙递给方士谦。“给,这是储物室的钥匙,以防不时之需。”
“………。”方士谦半天没搭话,接过钥匙就往口袋里塞。“谢谢啊。我先回去喊王杰希了。”
事后,我去拿扫帚的时候门是开着的。

—TBC—

评论(12)

热度(5)